在晚会上调侃女主持人“穿的跟收费似的”……

2017-02-05 09:15

“我总去你家做客”跟“你有两个爸爸”这样的话,5岁的安吉很难当“玩笑”来听,而台下的观众更是对此觉得为难。就像胡可提到的,“对大人来讲可能是一个玩笑,能够一笑了之,但对于小友人来讲他可能感到是真的”。

一个玩笑,在某些“处境”之下是可以吃得消的,但在另一些“处境”之下却可能带来损害。可以开玩笑的“处境”要求双方存在共通的“语义空间”,只有当双方对于某个符号有着独特的懂得,传布能力成破。在合适的场所、对着适合的人,玩笑才干可笑,否则要么传而不通,要么招来曲解。

在开玩笑这件事上,郭德纲仿佛不明白的道德尺度和底线,可是此前满城风雨的“郭曹之争”中,郭德纲却又频频拿起传统的师徒伦理关联说事儿,表示出了异于凡人的道德义务感。有些时候讲伦理道德,有些时候又把伦理道德当笑话讲,无非是由于这样的“道德要求”是分对象的,对别人严厉请求,却管不好本人的嘴。

泛娱乐化的环境之下,把凌辱当风趣、把恶俗当有趣,强行制作“笑料”,什么话都能不分对象地说,什么玩笑都能不分场合地开,好像四周的所有都是可以调侃的、可以用来当笑话讲的。郭德纲曾在微博中写道“这世界没有不能开玩笑的”,他确实是在当真贯彻这一“理念”,不仅是在颁奖仪式上说自己是孩子的“第二个爸爸”,还在相声中讽刺汪洋“老婆和别人睡觉,而后汪洋要自残”,在晚会上调侃女主持人“穿的跟收费似的”……